珠寶盒
Sep 02 , 2019
00:00

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遊玩彩鑽動物國

文/KC  來源/De Beers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  • 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帶你逛彩鑽動物國

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首度來台,分享全新高級珠寶Portraits of Nature耗時七年搜得的彩鑽塑造的彩鑽動物國!


Greater Flamingo高級珠寶項鍊,欖尖形鑽石圍繞圓形明亮式與長梯形鑽石構成扭轉曲線,主石為3克拉梨形粉紅鑽,NT46,900,000。

De Beers Portraits of Nature高級珠寶展》

日期:8月29日〜9月3日

地點:De Beers台北101精品店

De Beers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。

De Beers 全新高級珠寶Portraits of Nature將耗時七年蒐羅的彩鑽,以五種野生動物(大紅鶴、帝王蝶、電光鯛魚、斑馬、變色龍)為題,形構有史以來數量最多的彩鑽高級珠寶系列,繼7月份在巴黎首展後,日前來台巡展,首席設計師Grace Lepard首度受邀來台,分享她的創作故事。

明潮:Portraits of Nature的五種野生動物,是如何選擇與決定的呢?

Grace Lepard(以下簡稱L):就像動物的國度裡,不同動物有不同的個性一樣,彩鑽也是根據色彩的不同,會給人不一樣的感覺。所以De Beers這次主要是把大地之母的色澤,與動物的色澤、形狀做呼應,也呼應De Beers設置在南非波札那共和國的總部(亦是鑽石重要產區)。

 

明潮:那麼這是使用的彩鑽,各自有什麼個性表現呢?

Lepard:例如魚兒給人的感覺是快樂的個性、優游自在、happy go lucky(英文俚語)、閃閃發亮的,所以在設計上,選擇帶有檸檬黃的黃鑽,來表現Electric Cichlid(電光鯛魚)的歡樂。

Greater Flamingo(熱情大紅鶴)系列用上許多粉紅鑽,表現大紅鶴展開翅膀時,自信滿滿的姿態。

在Chapman's Zebra(查普曼斑馬)系列,是我們第一次使用珠母貝搭配鑽石。之所以沒有選擇黑鑽或灰鑽,是因為拼組起來,折射的光芒沒有那麼漂亮。但是灰色珠母貝,卻會散發非常奇異的綠色色澤,所以用它配襯鑽石,來表現斑馬的條紋。

另外,我覺得變色龍是非常神秘的動物,牠們對於環境反應非常有直覺性,所以呢,鑽石原石非常適合表現變色龍野外原生的感覺。因此Knysna Chameleon(克尼斯納變色龍)系列便設計出可以拆卸、做不同佩戴的轉換式珠寶。

以橘鑽、黃鑽、鑽石組成的Monarch Butterfly系列。

明潮:在你設計過程當中,鑽石原石如何和拋光的鑽石,組成和諧的結構呢?

Lepard:首先,我們會把不同的鑽石,攤在紙上,然後透過手指的觸摸、在腦海中去感受它們。而後在紙張上拼組形狀,構想色澤可以怎麼運用,例如,把綠鑽和粉鑽放在一起,它們會互相顯色,可以說在設計過程,鑽石就是我們組構形狀的小玩具,畫家用畫筆在紙上塗鴉,我們則是用彩鑽畫畫兒。

Knysna Chameleon高級珠寶項鍊,長梯形鑽石構成的項鍊外側,為兩排可拆卸式彩色鑽石原石,搭配5克拉梨形鑽石吊墜,NT53,700,000。

明潮:彩鑽並不像彩色寶石,有那麼多的顏色構成。除了形狀、切割、車工,還能怎麼玩它、增加豐富性?

Lepard:其實,鑽石並不是只有一種顏色——無色而已,它們總是擁有不同的光芒與色澤,即便相差不遠。例如【熱情大紅鶴】系列用的雖然都是粉鑽,但是從微帶棕色的粉鑽至濃彩粉鑽等,透過漸層排列,就會顯出明暗對比。我認為鑽石、彩鑽是多音調的(multi-tune),就像大自然一樣,有著豐富多樣性。

Greater Flamingo高級珠寶項鍊,欖尖形鑽石圍繞圓形明亮式與長梯形鑽石構成扭轉曲線,主石為3克拉梨形粉紅鑽,NT46,900,000。

明潮:那麼你最喜歡哪一種彩鑽呢?

Lepard:我最喜歡粉鑽。其實我不是那麼女孩兒性子的女人。不過呢,行話裡常說:「是鑽石選擇你,而不是你選擇鑽石。」(語出De Beers鑽石研究院院長Andrew Coxon)我想,是粉鑽的顏色吸引我,它的色澤讓我覺得完美。

 

明潮:彩鑽曾經一文不值,但是從1960年代起,這情況有了改變,甚至成為投資者的標的。彩鑽是不是越來越在話題上了呢?

Lepard:我想是的。在珠寶的殿堂,常說色彩是表現自我的最佳物件。我們運用顏色來表現自己。彩鑽之所以吸引人,是因為選擇它的人,其實在某一方面也是在尋找適合與表達自己的光芒。

Chapman's Zebra高級珠寶項鍊,公主方形與圓形明亮式鑽石鑲嵌,外側環繞灰色珠母貝,NT14,600,000。

黃鑽演繹的Electric Cichlid電光鯛魚系列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