珠寶盒
Oct 15 , 2014
00:00

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
文/南美瑜、賴盈君 圖/Piaget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  •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(上)-重返自由年代之心

什麼樣的禮物是慶賀走過140個年頭的最佳紀念?伯爵日前於古董珠寶雙年展推出Extremely Piaget系列頂級珠寶,回溯1960及70年代那段自由創新的美好歲月,以嶄新技術重現品牌引以為傲的工藝成就,或許正是最完美的祝福。


1960、1970年代由於越戰的影響、普普藝術盛行以及太空時代的開始,刺激著西方社會的改革思潮與創作的爆發力,洋溢解放的生命力與活潑的色彩,在自由奔放的風氣下,「反傳統」成了重要的精神指標,令文化思想及藝術美學充滿顛峰的創新能量。披頭四的走紅加溫了反戰風潮,人們追求嬉皮(Hippie)返璞歸真的生活態度,流行波西米亞式的穿搭風格;比基尼、迷你裙、太空主義大膽顛覆時裝設計;強調通俗、大眾化的普普藝術,則以鮮豔色彩、幾何圖形、大量重複印刷挑戰傳統藝術價值。

古老工藝的新價值

而 這 個 時 代 也 是 伯 爵 工 藝 的輝 煌時 期,品 牌 繼19 5 0 年 首創 超薄機 芯後,歷 經技術上不斷 鑽研和突破,釋放了機 芯厚度對寶石鑲嵌的限制,率先 將寶石的豐富色彩與多變 造型帶入珠寶腕錶領域。這回新推出的【E x tremely  Piaget】系列即以「Extremely  Colourful」和「Extremely Sparkling」兩個主題來重溫60、70年代的設計精華,品牌珠寶行銷總監Jean-Bernard  Forot解釋:「當時伯爵在金質鏈帶的技法發展已臻純熟,並開始使用土耳其石、青金石等有色寶石製造手錶面盤、大玩色彩變化,這是何以此一新系列除了重視色彩的多元運用,更強調冶金工藝的原因。」

另一方面,由於80年代後全球經濟蓬勃發展,連帶影響金屬在珠寶設計上的應用,為了凸顯鑽石、寶石,金屬鑲座逐漸變得隱形,Jean-Bernard Forot表示:「過去黃金在設計時總是被藏起來,現在伯爵要將它發揚光大。我們至今仍然堅持手工雕刻,絕不用機器雕刻,透過日內瓦工坊60位雕刻工匠之手,我們期望展示高超的金雕工藝,重現黃金的裝飾價值。」

隨著微型科技的進步,相較 於過去工匠用肉眼觀察,今日製作時運 用先 進 的 放 大 鏡 能 看 到 更 多 細節,增加了珠寶及鐘 錶設計的可能性及細緻度。新系列藉由精巧的鍛金(hammered gold techniques)工藝,令金屬延展成流暢曲線纏繞於腕上,將層層金索化作手鐲錶,有些作品的金質底座則是以鎖子甲工藝(chain mail technique)製造,而難度最高者當屬一條鑲有土耳其石圓珠及鑽石的金質項鍊,得先將數以百計的金屬微小組件經由針型環節銜接、緊密結合後,讓項鍊宛如絲料織物般柔軟且貼合身體,再以手工精雕出古老的宮廷式圖騰(`palace´décor)修飾細節。「Piaget time measured only in gold!」這句出現於70年代末的廣告標語,如今依然擲地有聲。

自由流動之光

貫穿系列的另一個靈魂要角是馬眼形切割(marquise  cut)鑽石,60年代伯爵不時將其運用於許多創意設計,這回更是大量鑲嵌逾1千5百顆馬眼鑽,其中身價最昂貴的是一條外型如彼得潘圓領的長項鏈錶,採用襯裙式鑲嵌(petticoat setting)技術,將數百顆馬眼形、圓形、梨形或方形切割的鑽石巧妙排列成圓領造型,製作前需經過精密的算計,鑽石位置稍有差池,形狀便會跑掉,無法完美對稱。

馬眼鑽不像圓鑽有平均散放光芒的效果,而是以中央向兩端收窄的形狀,令鑽石火光從中心散射貫徹兩側,因此若將馬眼形鑽石彼此相連,便能創造如光線流動般的動感線條,這正是伯爵鍾愛馬眼鑽之因。誠如系列中一條線條有如輕盈羽毛的項鍊,鍊身下端烘托著數顆藍寶石、兩旁圍繞馬眼鑽,好似煙火在空中綻放,彷彿蘊含爆炸新生能量,恰好呼應慶祝品牌140周年,也是Jean-Bernard Forot最喜愛的作品。

【Extremely Piaget】系列創作出88件珠寶作品和37枚腕錶,向創意澎湃的黃金年代汲取養分,再轉化為嶄新的設計語彙。Jean-Bernard Forot舉例,以前以黃金為素材,現在改用白金與玫瑰金;昔日裝飾於手錶面盤的有色寶石如土耳其石、青金石,今日被擴大使用於珠寶;過去提到Cuff多半是指Cuff Watch(手鐲錶),新系列甚至變化出了扣在耳廓上的Ear Cuff(全耳式耳環)。「我們無意複製過去,而是重拾過往的能量,尤其注重在黃金和彩寶運用的想像力上。換言之,我們保留了昔日精神,再將它注入不同的表現形式和現代感。」

 

復刻經典fashion icon

既然以60及70年代為靈感,自然不會錯過該年代的fashion icon,美國普普藝術教父Andy Warhol和美國前第一夫人賈桂琳(Jacqueline Bouvier Kennedy Onassis)都曾擁有Piaget腕錶,前者於1973年購入一枚輪廓非圓也非方形或長方,而是將三者融合的獨特造型腕錶,後者則有一枚1965年製的腕錶,以橢圓形玉石錶盤鑲嵌鑽石和祖母綠,配上飾有「宮廷」細節的金質網織錶鏈。新系列重新復刻當年的兩枚腕錶,搭配不同材質面盤,為經典錶款注入新變化。

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