珠寶盒
Aug 15 , 2016
00:00

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
文/Vanessa 圖/Boucheron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  • 【26 Vendôme】,奢華裡的前衛精神

身為第一家進駐芳登廣場的珠寶品牌,Boucheron重返過去的榮光,假7月高級珠寶展期間,發表26 Vendôme高級珠寶系列。以芳登總店地址為名,自經典裡提出3個最重要的元素,大膽創新的設計與工藝,重現品牌最引以為傲的美好,寫下另一個時代經典。


以總店內沙龍作為表演場地,Boucheron邀來法國知名時尚歷史學家,同時也是巴黎時尚博物館總監Olivier Saillard,共同策劃一場風格獨特的珠寶展演。

在古典的老宅裡,4個看得出年齡差異的女模們戴上最新創作,和其他表演者以類劇場的方式展演,感性呈現女性和珠寶之間的情感對話。無論是初見那美麗光華時的悸動,又或者看著鏡子裡戴上珠寶的自己,細膩勾勒出女人和珠寶間不可思議的緣分,以及撫摸著那奢華時的各種情感。犀利而深刻的演繹,回歸了珠寶設計的本質,正如同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所言,「珠寶是為了女性而存在,只有在觸碰到女性肌膚時,才能恢復生命並展現璀璨光芒。」

前衛的珠寶藝術

創意翻玩經典元素,【26 Vendôme】高級珠寶系列一共分為3個篇章:《Nature Triomphante自然盛典》、《Architecture Inspirée建築藝術》以及《Porté Couture華麗霓裳》。在創意總監Claire的奇想下,珠寶並非單單自寶石延伸或者複製形象的平面思維,而是以二維的視角,突破材質運用的桎梏,要每件珠寶都如同微型建築或藝術品。

例如《Architecture Inspirée建築藝術》系列裡一件黃色剛玉鑽石項鍊,胸前的3個墜子以水晶打造外觀,裡頭有著金屬雕刻的花園景致。Claire所欲詮釋的是,自Boucheron第一家位於Palais Royal珠寶店裡望向窗邊、透視眺望的花園景致。自經典裡汲取養分,再轉化為全新的設計語彙,其跳脫框架的新穎與勇氣,和品牌創辦人Frédéric Boucheron的大膽前衛,有著déjà vu的美麗巧合。

高級訂製精神

向過往的精采致敬,品牌創辦人Frédéric Boucheron是貫穿整個系列的靈魂要角!出生於高級訂製服世家,華服和各種精緻的布料成了涵養其美感的沃土。在珠寶設計裡注入了高級訂製服的元素,Frédéric Boucheron以精緻的金工打造如布料般柔軟舒適的珠寶設計。仕女身上的腰帶、絲巾、領結,給予其源源不絕的靈感,而他更曾以K金織成布料。1867年,Frédéric Boucheron以珠寶腰鍊奪得巴黎世界博覽會「創新精神獎」,奔馳的創意有工藝加乘,讓Boucheron成了當時名媛仕女們最趨之若鶩的珠寶店。

系列裡的《Porté Couture華麗霓裳》珠寶,再次帶出高級訂製服的精髓!一件猶如羽毛披肩的黃K金披肩珠寶,珠寶工匠以高級訂製服的手法,在人檯上完成整件創作。這挑戰在於金屬很難像布料般柔軟,為展現其優雅垂墜的效果,工匠得把金屬絲線一個個鏈接在金屬底座上,過程中不可繃得太緊也不能太鬆,重量也不能太輕或太重,當中的拿捏極度考驗著工藝與經驗,亦極度耗時。

大自然樂章

而珠寶創作是當代美學的體現。在Boucheron創始的年代,當時珠寶界吹起Art Nouveau風潮,大自然的花草、蝴蝶全成了珠寶大師們創作的繆思。自那時起,「大自然」始終是Boucheron最重要的元素之一,不斷藉由珠寶創作歌詠自然之美。1883年,Boucheron以象徵和平與繁榮的孔雀羽毛為題,其優雅之姿,蔚為一時的風潮。美麗的問號項鍊成了Boucheron的經典,並在每年的高級珠寶裡以不同的題材重新詮釋。

全新的《Nature Triomphante自然盛典》篇章,百合、麥穗、孔雀羽毛是主角,其中最引人的莫過於〈Lys Radidant〉百合項鍊。為彰顯百合的清新與柔美,創意總監Claire刻意以水晶打造百合花瓣,夢幻的手法放大了百合花的輕盈優雅,製作過程卻極具考驗,因水晶硬度高,要在上頭鑲嵌鑽石,全仰賴工匠純熟的工藝。耗時1,300小時打造,想法詩意,手法卻頗具張力。在傳統、藝術與創新間恣意揮灑,極盡炫技地展現珠寶的創意,穿越時空158年,Boucheron的前衛依然令人期待。

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