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Jun 14 , 2017
00:00

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
文/郭書吟  來源/Hublot、Tag Heuer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  • 【Baselworld 2017】比佛先生的15分鐘——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-Claude Biver 專訪

自從斯沃琪集團創辦人老海耶克(Nicolas Hayek,台灣暱稱「海爺爺」)2010年離世後,現任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比佛先生(Jean-Claude Biver),便成為鐘錶業執有最大話語權的能手。


Jean-Claude Biver,Photo by Daniel Lopez-Pallauda

 

【#明潮玩錶】2017巴塞爾鐘錶展—人物篇【大人物的時間】

2017M'INT In Baselworld Vlog #2【People】

我坐在Hublot接待小酒吧,焦躁難安。

約定時間到了,還不見比佛身影,表定時間我只搶到30分鐘。

「他還在Tag Heuer走不開,別擔心,一定會來的。」祕書很淡定。

15分鐘後,那醒目大光頭和藍眼睛出現了,酒吧裡有一半的人全站起來——原來大家都等著見他。

 

「專訪需要多久時間呢?」比佛睜著藍眼微笑。

「原定30分鐘。」我回答。

「不,太長,15分鐘。」藍眼掃出一抹嚴厲。

「好,15分鐘!」當受訪者如此堅定,你只能比他更斬釘截鐵。

話題狂人

自從斯沃琪集團創辦人老海耶克(Nicolas Hayek,台灣暱稱「海爺爺」)2010年離世後,比佛便成為鐘錶業執有最大話語權的能手。

他與老海耶克都是經歷瑞士鐘錶業70年代「石英危機」的一代人,海耶克透過創建斯沃琪集團,重振瑞士製錶,比佛小他一輩,名聲崛起是在70年代操持Blancpain之際,包括Blancpain在內,隨後Omega,2004年掌舵Hublot,2014年成為Tag  Heuer執行官,同年被指派為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,負責Tag Heuer、Zenith、Hublot總體營運。2017年年初(1月3日),據稱比佛對於Zenith無法翻轉2014年以來的虧損感到不耐煩,宣布暫代CEO直至找到適宜人(註)。

而這就是比佛,作風強勢,他所經手的品牌不僅能起死回生,獲利都呈翻倍成長,尤擅製造話題,親身參與活動,曝光率極高,總是活力四射,探準青年世代胃口,每場記者會上一定會有一大塊從他私人農場直遞的起司,聯合來賓持大刀切起司合影。

 

今年錶展Tag Heuer展館,比佛與塗鴉客Alec Monopoly共繪,引起人潮圍觀。

今年錶展Tag Heuer展館,比佛與塗鴉客Alec Monopoly共繪,引起人潮圍觀。

錶展第一年  我睡露營車

這是比佛第43年參加巴塞爾鐘錶展了,「第一年來是1975年,我和太太睡露營車,因為沒錢住旅館。」他哈哈大笑,「那時我擁有Blancpain。露營車住7天不花半毛錢,但旅館一天要價100法郎。」

「當時錶展可不是現在這樣子,簡單許多,不只手錶,各種產業都有,農夫啊、機器、工業、家具等等,展現瑞士旺盛的生產力,還有好多香腸攤。我每天一邊喝啤酒,一邊吃香腸,最流行的!」

2013年全區重建後,LVMH集團旗下4大鐘錶珠寶品牌BVLGARI、Hublot、Zenith、Tag Heuer共築在展館入口處,比佛的「錶展日常」也有了改變。

「我的每日行程?好多好多客戶,每個人15分鐘。我擁有三個牌子,一個小時要分給三個牌子,每個平均20分鐘,扣除上廁所、從場館走到另一個場館,(每個牌子)平均15分鐘多一點兒。」

比佛手邊擱了一張時間日程表,花花綠綠不同顏色。20多年前,他還能在錶展晃悠,看看其他品牌新作,吆喝同業同吃晚飯。如今做不成了,天天朝八晚八,以15分鐘為單位在館裡穿梭,再無機會到錶展外的地方走動,現在整個巴塞爾他最愛的地方,是飯店房間。

我從來沒有休息的時候。

你無法從「愛」裡面小憩片刻,

你也無法從熱情裡暫時休息。

音樂家沉浸在音樂創作中,

直至終老。

畫家從不停止作畫,直至終老。

雕塑家從不停止造像,直至終老。

藝術家也從不休息,

因為藝術是永恆,

藝術是愛,而愛就是神。

──Jean-Claude Biver

如果你看不見時光飛逝,那就是恩典

3月22日真力時全球記者會上,焦點都放在比佛將如何再次翻轉百年老字號,「我的管理風格和核心人員,已4度證明我們有重整品牌的能力。」他表示將在7年後退休,「真力時將成為我所操持最後一個品牌。」現在的他每周工作80至100個小時,退休後他計畫「像一般人」那樣工作,調降成每周40個小時。

做為錶壇老將,他如何處理龐大的時間壓力?

「時間是我的朋友,時間不是我的敵人。我喜歡時間,他並不會給我施壓,他給我許多恩典。如果你有很多工作要做,那就是恩典。如果你看不見時光飛逝,那就是恩典。如果你看著、看著一整天就這麼過去了,那麼時間真是糟糕。很不幸的,我總是沒有足夠的時間。每一天,我說:謝謝你啊!時間之神!如果有一天,我的生命來到盡頭,祂會說:好的,再見了!比佛先生!」

錄音筆顯示13分鐘21秒,「好,時間快到了,留兩分鐘把你交給攝影。」比佛站在兩張錶款圖像之間,張大雙手,作勢將錶捧在手心。

訪談在15分鐘整結束,「很好!又棒又快速!台灣南波萬(Taiwan No. 1)!」他單手握拳,往前出擊。

【您想要留給後世什麼呢?如果今天有一本鐘錶近代史,希望別人怎麼描述「比佛先生」這個人呢?】

我願意與人分享,我敬重人,而我願意原諒錯誤。

我希望後人如此描述我:

他是這樣的人哪,總是分擔他的疑慮,

分享他的熱情,分享他的成功!甚至分享他的失敗。

他是這樣的人哪,對人們敬重,對供應商敬重,

對工作同仁敬重,對顧客敬重,

也敬重大自然,和所有的生物。

他是這樣的人哪,總是願意原諒你的錯誤。

這就是我希望後人描述我的。

比佛每回記者會必定搬出自家釀造的起司,邀請來賓一起切起司。

2015年歡慶Hublot Big Bang上市10周年,由攝影師Fred Merz掌鏡,拍攝比佛與Big Bang「製造奧祕」為主題的影像。

【#明潮玩錶】2017巴塞爾鐘錶展—時間篇

2017M'INT in Baselworld Vlog #1【Time】

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