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Mar 07 , 2019
00:00

【SIHH 2019】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
文/郭書吟 圖/郭書吟、各品牌、SIHH 其他/影音製作 / 明潮玩錶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  • 華麗的告別 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

近年鐘錶產業如同媒體環境,大受社群網路與電商的衝擊,從展覽形式、報導方向乃至溝通的內容,都面臨翻轉。如果時間是歷史的主考官,鐘錶與媒體產業都處在風口浪尖上受到檢視。「變動」已是不可避免的狀態,在疾速的年代,什麼是恆久不變的價值呢?


 

這很可能,是日內瓦最後一個冬季錶展了。

SIHH(日內瓦高級鐘錶展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)明年起至2024年,與巴塞爾鐘錶展締結盟約,合併在四、五月無縫接軌舉辦。

近年鐘錶產業如同媒體環境,大受社群網路與電商的衝擊,從展覽形式、報導方向乃至溝通的內容,都面臨翻轉。

如果時間是歷史的主考官,鐘錶與媒體產業都處在風口浪尖上受到檢視。

「變動」已是不可避免的狀態,在疾速的年代,什麼是恆久不變的價值呢?

我想環境變化再大,都動不了這製錶重鎮的設計師與製錶師,他們在製作鐘錶的時候所投注的創意、對物理界的投射,以及想傳達給人們的訊息——在極小的機械結構,放入最大的視野——今年錶展又見高複雜功能回歸,無愧「頂級製錶沙龍」的不敗地位,江詩丹頓、積家、芝柏表、羅杰杜彼都推出殿堂級高複雜功能作品;萬寶龍以療癒的綠走入自然,沛納海將腕錶販售結合「與專家同遊」,用身體體驗時間。卡地亞、雅典錶、高珀富斯以「形」造「型」,用最純粹的幾何立下風格;最後一年參展SIHH的愛彼與Richard Mille,則各以全新CODE 11.59、Bonbon糖果系列大展不同以往的氣勢。

2019日內瓦高級鐘錶展,是一場華麗的告別。

據官方資料顯示,今年包括VIP在內的訪客人數,大於品牌與經銷商人數,是歷年來首見。

 

 

站在風口浪尖

開展前數月,錶壇波動頻傳,繼斯沃琪集團宣布退出巴塞爾鐘錶展後,梵克雅寶也不再參展SIHH,愛彼、Richard Mille則是最後一年參展,「品牌接連出走」頻傳,隨後兩大錶展宣布締盟,明年起至2024年將聯合舉辦。

因應社群網路、電商大起,鐘錶品牌拓增專賣店、減縮經銷商,追求與顧客更有效的連結,提高「沾黏度」。觀察鐘錶產業,再反思媒體環境,不也正狂思構想新的內容產製、與讀者的連結,以抵抗數位浪潮的瞬息萬變嗎?

 

今年首度在開展前舉辦大型晚會。

 

2019 SIHH較以往縮減一天日程,然而參觀人數比去年成長15%。

 

錶展期間,我好奇地問問幾個「在地人」——那些生活和工作都在日內瓦的品牌同業。「明年終於可以好好享受耶誕假期了!」一位資深行銷公關說:「以前收假回來距離錶展不到兩周,從管理階層到工坊搞得像打仗一樣,交貨運送、安排全球會議、布置、安排訪談,錶展結束後也不得休息,要開檢討會!」她滿臉笑容,「太期待明年了!」

我很驚訝「明年會怎麼樣呢?」的氣氛原來沒那麼愁雲慘霧。SIHH主辦方自2018年起更換錶展陳設、引入互動式設計,今年SIHH Lab展出智能錶與人工智慧應用,「改變」正在發生。

記得某一年訪問英國大建築師Richard Rogers(這位當年因為前衛設計受到查理斯王儲的公然反對),他說英文有句諺語「Shocked the new」,意指人只要一遇改變,就渾身不對勁,因為對未知的恐懼。然而這句話還有另一層「在驚訝後學習思考」的意思,擁抱改變之後,反而能見新的契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