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Jun 06 , 2019
00:00

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
文/郭書吟 圖/Swatch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  • 獻給威尼斯的頌歌

第五年成為威尼斯藝術雙年展贊助商的Swatch,在展期間呈現Swatch Faces 2019,並推出與英國藝術家Joe Tilson合作的藝術家特別款腕錶,從Tilson長年旅居的威尼斯取材,色彩絢麗,是一首獻給威尼斯的頌歌。


Swatch在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推出的「藝術家特別款腕錶」The Joe Tilson Venetian Watch,全球限量2019只,6月中將在台灣官網限量獨家上市。

 

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現場,Giardini展區。

 

這是Swatch第五年成為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的合作夥伴了,開展前一日的記者會上,雙年展董事會主席Paolo Baratta自嘲,他雖擔任主席一職,卻不是個稱職的經理人,「經理人是把物件轉成金錢,我卻是一直把合作夥伴的經費轉換成物件。」這「物件」指的是在雙年展期間大鳴大放的各類藝術表現。Swatch享有「全世界最小的畫布」美稱,1983年創立之初,它以量產平價塑料錶掀起變革,腕錶不再是束之高閣的手造時計,而是能為大眾所擁有的潮流配件;1986年與法國畫家Kiki Picasso聯手推出限量腕錶,開啟「藝術家特別款腕錶」先河,手錶除了讀時,還能承載藝術與設計,讓美學欣賞變得更為日常,奠定Swatch Loves Art的品牌精神。

 

英國藝術家Joe Tilson。為英國80年代普普風藝術指標性人物,創作領域涵蓋繪畫、視覺裝置、版畫等。

 

Swatch創意總監Carlo Giordanetti行走在Joe Tilson The Flags展區。

 

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

第58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主題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(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),總策展人Ralph Rugoff這回邀請藝術家在兩處展區(Giardini與Arsenale)各展出一件作品,讓參觀者比較一個藝術家、兩處場域之於創作的異同。

威尼斯雙年展向來藉由大會命題進行反思,參展者以作品說話,參觀者從自身解讀,這句據說從英國首相張伯倫「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趣的時代」衍生而來的題目,原是反諷當時劍拔弩張的時勢。此回在展覽現場,能發現長時間的錄像與多媒體增加許多,另諸多作品從政治、霸權、性別、規範與道德作出發點,Times是時代?還是難熬的時間?又何以定義「有趣」呢?所謂的趣味,是描述,還是反諷?

 

Joe Tilson The Flags幡旗圖騰是從《威尼斯之石》三幅作品取材製成。

 

第五年成為威尼斯雙年展合作夥伴的Swatch,在展期間推出Swatch Faces 2019特展。參與的四位藝術家曾先後旅居、創作於上海和平飯店藝術中心。圖為韓國藝術家Dorothy M Yoon作品《This Moment Is Magic》。

 

喬的旗幟

想當然耳,Swatch也參與了這場盛事,在兩處展場舉辦Swatch Faces 2019特展,並推出與英國高齡91歲的藝術家Joe Tilson合作的特別款腕錶。他在Giardini展出的The Flags幡旗裝置,由眾多旗幟組構而成,鮮麗圖騰是從《威尼斯之石》三幅作品取材製成,挺立在大樹藍天之下,隨風飄揚,是以相對輕快的態度回應大會主題——古老的威尼斯,在歲月殘衰中依然生氣勃勃,它的顏色、富饒與藝術,迄今仍穩坐世界藝術重鎮的指標。

Swatch創意總監Carlo Giordanetti談及與Joe Tilson合作特別款腕錶的契機,是非常浪漫的一段「偶遇」,「去年在倫敦,我走在攝政街上,看到他的彩色旗幟作品被高掛在攝政街兩端建築之間,飄啊飄的。當時一個念頭冒進腦海,他的創作非常適合Swatch!」在創意領域工作數十年,他解釋這種親見藝術的感知,是毫無理性可言的,觸動就在一念間,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於是他開始進行聯繫,後得知Tilson長年旅居、往返於威尼斯和倫敦,他們終在威尼斯見了面。「Tilson也很好奇,他都90多歲了,Swatch這麼一個形象年輕的品牌,為什麼會找上他?」

相談過程中充滿火花,Tilson暢談他對威尼斯的情感與愛,在兩周內便決定了創作主題《威尼斯康達利尼之石》(The Stones of Venice Contarini),是一只「獻給威尼斯的頌歌」,靈感取材教堂與廣場的建築,如馬賽克地坪、拼磚、樓板與花窗,構織成多彩鮮明的幾何色塊。

「我不喜歡藝術家被視為『明星』哪!」Tilson說:「藝術應該被視為立基在群體(group)之上的製作,邀請大眾一起欣賞。」Tilson藝術理念從來不是孤單作業,他想創造屬於群眾的快樂,就如同多彩旗幟,風一吹動,自在飄揚,美感、韻律和著周遭的風聲草樹,形成美麗歡唱的協奏曲。

 

參展四位藝術家合影。左起為Tracey Snelling、Santiago Aleman、Swatch創意總監Carlo Giordanetti、龔穎穎、Dorothy M Yoon。

 

美國藝術家Tracey Snelling《Shanghai/Chongqing Hot Pot/Mixtape》。

 

無可抗拒的藝術力

軍械庫(Arsenale)展間Sala d'Armi展出四位先前旅居上海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的藝術家作品,分別是Santiago Aleman(西班牙)、龔穎穎(中國)、Dorothy M Yoon(韓國)和Tracey Snelling(美國)。Giordanetti提及他們的共通點,是作品皆展現高密度的手作,運用媒材如顏料、織物、破碎的紙張和廢料回收再製等。

做為創意總監,藝術之魂深植入Giordanetti的骨血裡,他提到自己已經參與20次以上的威尼斯雙年展了,包括藝術展與建築展,百看不厭,「雙年展是全世界藝術的指標,首先它不做販售行為,第二,它是由一個總策展人定調,提供觀眾一種命題、百種面向思考的可能性。而對於Swatch一個相對年輕的品牌,能與這個創辦逾120年的雙年展組織合作,無疑給我們更強大的力量!」

 

美國藝術家Tracey Snelling《Shanghai/Chongqing Hot Pot/Mixtape》。

 

西班牙藝術家Santiago Aleman《LEVO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