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Mar 19 , 2020
00:00

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
文/郭書吟 圖/各品牌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  • 時間之外 來自大探險家的訊息

製錶與人類探險幾乎共享歷史的時間軸,從地理大發現、珠峰登頂、極地探險與太空任務等,計時儀器是探險家在艱困境地的必要裝備。「探險」啟發後世的精神性從未消失,甚至超越時間之外,且探險家的時代任務從「發現」更多轉向對環境的關懷。


1953年Sir Edmund Hillary與Tenzing Norgay首次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。

 

參與勞力士Perpetual Planet計畫的登山者於珠峰昆布冰瀑。(©Andy Bardon)

 

理解製錶技術有一個通則可循,但凡遇上人類探索新世界、戰爭、包括地球以及地球以外關於探險的大事件時,會迅速帶動製錶業在技術和美學上的前進。

 

沛納海品牌大使Mike Horn。

 

勞力士贊助極地深海探勘。(©Clément Infante)

 

探險與製錶 共享歷史軸線

舉凡16至18世紀為解決「經度問題」而促生航海精密計時器的發明,兩次世界大戰提升軍錶和儀錶的需求,60年代太空科技大躍進的時代,激發製錶工程克服太空環境的課題。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雅典錶之於航海時計、沛納海與義大利軍錶、勞力士Explorer系列、歐米茄登月錶、Favre-Leuba登山錶等,皆是製錶與人類探險共享歷史軸線的成果。

鐘錶品牌與探險家的合作起於功能性的研發,而後是形象與智識的傳遞。不過品牌在說故事時,多側重探險任務的贊助面向,若再深入挖掘,便有機會讀到探險家為何前仆後繼地走向遠方,甚至得冒著回不來的風險。

現在精工錶迷熟知的「海龜殼」Seiko 1970 Prospex潛水錶,1978年曾隨植村直己(1941-1984)挑戰單人北極探險任務而成名,當時他帶著19隻哈士奇,越過上百座冰脊和12000公里險路,薄冰的艱險和北極熊攻擊幾乎讓他失去狗群。他性喜獨處,這也是為何他多次選擇單人達成一般需要團隊互助的探險計畫。

他在43歲第二次挑戰北美最高峰阿拉斯加麥肯尼山,一如以往選擇「獨處」式的探險,並在生日那天完成登頂,卻在下山時遇難,遺體迄今未尋獲。兩周後,兩名登山者在山頂附近雪洞中拾獲他的日誌本,「雪洞日記」記錄他登頂時所遭遇的惡劣條件,還寫下為了激勵自己專注所唱的歌曲。

四年後,美國登山家Vernon Tejas繼植村直己之後,成為在冬季登頂麥肯尼山並安全下山的第一人。據他所述,在遇上暴風雪藏身雪洞時,他深刻感覺這位前輩的靈魂就在那兒,於是用日文跟前輩打了招呼。

 

雅典錶品牌大使Sebastian Copeland期望透過極地攝影帶起公眾意識。

 

探險的精神性從未消失

植村直己的生命即使不及那只精工錶來得久長,但他所留下的日記和精神,已然啟發後繼者。

數位看似讓遠端世界變得近了,減少人類對未知的恐懼,但是「探險」依然盛行在我們這個時代,精神性從未消失,探險家的時代任務與訊息從「發現」之外,大範圍轉向對環境的關懷。

許多人或許會問,當南北極冰洋與外太空影像如此易得的現下,我們還需要探險家嗎?我想引述《探險家們的寫生簿》兩位作者Huw Lewis-Jones和Kari Herbert的觀點作為說服。在大量史料與田調的功課裡,他們從訪談探險家得到一些迷人的視角,例如太空人Alan Bean說登月航程最有意義的不是太空人踩上月球的那一步,而是回望地球,「當心中依然強烈存著大膽旅行的渴望,那麼它能帶給我們的最終獎賞,或許就是視角的改變——這也是所有真正的探險都會帶來的。」

 

Rolex Oyster Perpetual Explorer II,Cal. 3187,自動上鏈,蠔式鋼錶殼(42mm),24小時刻度外圈,24小時顯示,動力儲存48小時,防水100米,NT275,000。

 

 

Rolex  如今比以往更需要探險家

勞力士與探險結緣始自1927年,Hans Wilsdorf為向世界證明蠔式腕錶的防水性能,將之提供給英國女泳將Mercedes Gleitze,成功泳渡英倫海峽。浸水十多小時後依然運行如常的蠔式腕錶,奠定勞力士此後參與探險的地位,20世紀探險史有勞力士好大一個位置,贊助涵蓋高山探險、極地深海、洞穴探勘等探險家之外,也與組織如海洋工程公司Comex、海洋探勘(Our World-Underwater Scholarship Society®)、國家地理學會等締結夥伴關係。

勞力士30年代起便提供腕錶予以珠峰探險隊,1953年Sir John Hunt領軍的英國探險隊,包括Sir Edmund Hillary與Tenzing Norgay首次成功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,佩戴的即是Oyster Perpetual。勞力士隨後即根據登山者的反饋推出Explorer,1971年推出Explorer II增配日期顯示、24小時指針與24小時刻度固定外圈。

勞力士代言人、比利時極地探險家Alain Hubert解釋佩戴腕錶的需求在於「GPS定位裝置革新了探險活動,但在極端條件下拉著沉重裝備前行時,借助太陽和腕錶判斷方位要快捷高效許多。」他所創建的國際極地基金會協助建立全球第一個零排放研究站「南極洲伊莉莎白公主」,鼓勵公眾關注能源問題並改變日常行為。對於探險的當代性,他常聽人說探險已失去原本的意義,人類足跡幾乎踏遍各處,再無可探索之地,「但我們如今比以往更需要探險家,在人跡罕至的區域勘探,親自觀察地球生態系統中的快速變化。」

 

比利時探險家Alain Hubert。

 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