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Oct 05 , 2021
00:00

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
文/郭書吟 圖/各品牌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  • 錨定永恆美 萬年曆

萬年曆是製錶品牌除了陀飛輪、計時功能、問錶之外,錨定「頂級製錶」地位的複雜功能,它亦是80年代以來,傳統製錶於「石英危機」中浴火重生的象徵。


 

從大型機械時計、懷錶脫胎後進入腕錶的萬年曆,因藏有與天體運行的浪漫連結,以及製錶師運用機械齒輪計算日、月、年和每四年一閏的精密智慧,即便邁入電子錶已能運算萬年曆的時代,它依然是眾多錶迷與藏家的心選。

如今我們所熟知的「經典萬年曆」機制和錶款,多是從「石英危機」席捲瑞士傳統製錶業後的復興之作,諸如先後在1978年、1983年研發出第一枚裝載於超薄錶萬年曆機芯的愛彼和江詩丹頓,還有廣為錶迷愛戴的IWC大製錶師Kurt Klaus於1985年開發的達文西萬年曆腕錶(Ref. 3750),不僅創下至2499年無須手動調校的永恆曆,四位數字顯示年份明辨易讀,最重要的革新,是他讓佩戴者僅需透過單一錶冠,就能讓日曆前進。

同樣因石英危機備受打擊的雅典表,1983年由Rolf Schnyder收購,他延邀天才製錶師Ludwig Oechslin入智庫,1985年至1992年推出以伽利略、哥白尼、克卜勒為名的【天文時計三部曲】,不僅使百年品牌起死回生,更在1996年以Ludwig之名推出能進行前後雙向調節的〈Classic Ludwig Perpetual Calendar經典路德維格萬年曆〉。

萬年曆與近代製錶的復興小故事,我們可以一直說下去,筆墨再多,還不如讓錶款自己說話。縱然都是萬年曆功能,各品牌都有自家獨特布局,甚有顯示機制不在錶盤上,而置放在錶底蓋的案例,或如亨利慕時Perpetual 1僅靠一根指針顯示,取代千言萬語。

 

朗格第一枚兼具萬年曆與大日曆顯示的錶款Langematik Perpetual,逢20週年推出藍色面盤的18K白金與玫瑰金限量版(各50只)。

 

Patek Philippe  萬年曆腕錶開山祖師

1925年,百達翡麗以機芯97975製出品牌第一只萬年曆時計,四個上下左右對稱的副錶盤與瞬跳秒針,開啟萬年曆腕錶史之外,也是錶壇第一個將此複雜功能置於腕錶的開山祖師,造就迄今拍賣市場上,數款經典萬年曆總是成為領銜拍品的景況。例如圖中這只「萬年曆計時」Ref. 2499,為1953年出品的第一代型號2499黃金萬年曆計時腕錶,現身今年由富藝斯在香港舉辦的「名錶薈萃—香港XII」春拍,不僅是該型號首次現身拍賣會,也是市場唯一保有原裝證書之第一代2499型號黃金款。

「萬年曆計時」最初於1941年問世(Ref. 1518),後繼者即是Ref. 2499,在1950至1985年共產製350枚。根據富藝斯提供的拍品資料,這枚第一代Ref. 2499為37.7mm Wenger製錶殼,是22枚僅存世上配有該種錶殼的黃金款之一,最後以1,981,838美元落槌(約新台幣5千5百萬元)。

至於2021年另一大話題,是品牌在四月份錶展發表的5236P-001,從1972年具備萬年曆單一顯示窗的懷錶P-1450取經,經過數年研發,將該機制轉換於手錶,於12點鐘採用長型並列顯示窗顯示星期、日期及月份,為萬年曆家族再添生力軍。

 

2021年富藝斯於香港舉辦「名錶薈萃—香港XII」春拍的領銜拍品:第一代型號2499 18K黃金萬年曆計時腕錶,1953年製。

 

A. Lange & Söhne  外圈月份顯示環

朗格是德意志製錶中專攻大日曆與複雜功能的翹楚,二戰後因東柏林政權被收歸國有,1990年後回歸創辦人曾孫Walter Lange之手,復興家族命脈。朗格萬年曆與眾不同之處在鮮明的大日曆,以及歲末日期轉換時,日、月、年「啪」一聲清脆無誤的閃曆功能。自2001年以來,朗格陸續發表九款具備萬年曆功能的腕錶,其中2012年〈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〉L082.1機芯在月份顯示功能上十分特出,是採用設在錶緣的「外圈顯示環」顯示,而此項特色在今年四月《鐘錶與奇蹟》有了另一延伸作:第九款萬年曆Lange 1 Perpetual Calendar。它的誕生,主因朗格先前萬年曆錶款皆伴隨其他複雜功能,價格高昂,因而出品入門收藏級別的萬年曆錶款。全新機芯L021.3以上述L082.1為基礎,所以也是採用外圈月份顯示環機制,指示月份箭頭在6點鐘方向,7點鐘月相顯示承襲Lange 1 Moon Phase,結合日/夜顯示盤,可謂融合品牌兩大經典特徵之作。

 

Lange 1 Perpetual Calendar以2012年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機芯為基礎,採用外圈月份顯示環。Cal. L021.3,自動上鏈,18K玫瑰金/白金錶殼(41.9mm),萬年曆,月相,日夜顯示,動力儲存50小時,透視底蓋,限量150只(白金款)。

 

Audemars Piguet  雲夜藍萬年曆

愛彼皇家橡樹萬年曆推出採用品牌歷史文獻中被稱為「雲夜藍50」色號的新款,有精鋼和18K玫瑰金兩款,面盤鐫刻經典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裝飾圖案,小錶盤與內錶圈採用上述雲夜藍50色號,錶盤其餘部分則以較淺的藍色色階營造出對比,整體內斂雅緻。透過精修後的5134自動上鏈機芯厚度減薄為4.3mm,包括22K金鏤空自動盤移至外緣、發條盒改為懸空式設計等,都是為了使機芯更纖薄。

 

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萬年曆腕錶,Cal. 5134,自動上鏈,精鋼錶殼(41mm),星期、日期、月相、月份與閏年顯示、萬年曆,動力儲存40小時,防水20米,價格店洽。

 

BVLGARI  挑戰超薄紀錄

繼2020年第六度打破紀錄的Octo Finissimo超薄陀飛輪計時碼錶,2021年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是品牌第七度打破超薄紀錄作品。全新自製超薄機芯BVL305,自動上鏈,408枚零件,2.75mm,搭載於5.80mm錶殼,錶盤布局為時分顯示配備四個副錶盤,分別是逆跳日期、星期、月份、逆跳閏年顯示。

然而這只萬年曆與其他頂級製錶萬年曆最大差異,在於它並沒有萬年曆常見伴隨而生的「月相」,主因在於製錶團隊尚未在錶盤找到適合放置月相功能的布局,另外是為「超薄」紀錄考量,簡而言之就是為了破紀錄而捨棄月相模組,以減薄機芯厚度。

2021年無疑是品牌力推這只超薄萬年曆的重要年份,除了早先發表的鈦金屬和鉑金款,「Only Watch」慈善拍賣會另推出「鉭金屬」款,該金屬特色為防鏽蝕,硬度為鈦金屬的兩倍,常用於醫學工程和電子產業。限定款別出心裁,將萬年曆11月份NOV的後兩個字母更改為橘色OW,呼應Only Watch縮寫。

 

BVLGARI 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 Only Watch限定款,Cal. BVL305,自動上鏈,鉭金屬錶殼(40mm),藍色漆面錶盤,時、分顯示,逆跳日期、星期、月份、逆跳閏年顯示,動力儲存60小時。

 

H. Moser & Cie.  極簡顯示

1828年瑞士製錶師亨利慕時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創建同名工坊,1848年返回故里沙夫豪森建造製錶廠,品牌在他逝後輾轉易手,石英危機期間經Dixi Mechanique Group收購後甚至一度易名,2002年Dr. Jürgen Lange與亨利慕時曾孫Roger Nicholas Balsiger以Moser Schaffhausen AG之名,重塑這個古老的品牌,從史料著手復興傳統製錶,隔年推出Perpetual 1,即獲得該年GPHG(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)最佳複雜功能腕錶殊榮。2012年,MELB控股集團入主亨利慕時,結合煙燻面盤、極簡設計、複雜功能研發等特色,使亨利慕時此少見的獨立製錶品牌,演變成今日活躍面貌。前述Perpetual 1素有「最不像萬年曆的萬年曆」之稱,乍看還以為是尋常大三針,仔細觀察,在三針空隙裡有一根精巧短箭頭小指針,指向12個時標即為顯示月份,迴圈的閏年指示置於機板上,配合閃曆顯示,便是神乎其技、市面上最為極簡的萬年曆。

Perpetual 1重振亨利慕時百年名聲,陸續搭載於其他產品線上,成為品牌最知名的複雜功能。今年新作疾速者萬年曆腕錶(Streamliner Perpetual Calendar)則是將2020年發布的第一款全鍊帶奢華運動錶「疾速者」結合萬年曆機制,將此運動錶推進複雜功能類屬。

 

亨利慕時疾速者萬年曆腕錶,Cal. HMC 812,手動上鏈,不鏽鋼錶殼(42.3mm),日期顯示、萬年曆、動力儲存顯示,動力儲存168小時,透視底蓋,防水120米,NT1,800,000。

 

IWC  沙色前衛派

這枚入圍今年GPHG的大型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萬年曆腕錶「莫哈韋沙漠」特別版(Ref. IW503004),連同另一只自動款,是IWC首次將沙色陶瓷錶殼運用在暱稱「大飛」的飛行員系列。品牌採用的沙色錶殼於2019年首發,是採用氧化鋯和其他金屬氧化物融合燒製的特殊材質,維氏硬度僅次於鑽石。它獨特的顏色源於美國海軍位於洛杉磯以北處的莫哈韋沙漠「中國湖China Lake」,從設計發想、質地到顏色均充滿軍用風格。

沙色錶殼結合克勞斯設計於80年代初期的萬年曆,為古典顯示功能增加剽悍軍風,可謂前衛和經典的大膽碰撞。腕錶搭載自製機芯52615,其特色為採用陶瓷零件強化比勒頓自動上鏈系統、雙發條盒(7日動力儲存),另如南北半球月相顯示、日曆模組採四位數數字年份顯示、只需單一錶冠就能調整日曆等,都是克勞斯萬年曆的特色。

 

IWC大型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萬年曆腕錶「莫哈韋沙漠」特別版,Cal. 52615,自動上鏈,沙色陶瓷錶殼(46.5mm),萬年曆,南北半球月相盈虧,動力儲存顯示,動力儲存7日,透視底蓋,防水60米,NT1,092,000。

 

Panerai  首度推出兩款萬年曆腕錶

繼陀飛輪、三問報時、飛返計時、時間等式等複雜功能,沛納海首度推出兩款萬年曆腕錶,拓增錶廠自製複雜機芯的布局。

品牌在2010年以「伽利略天體觀測400周年」之名推出三款複雜功能時計,其中Jupiterium時鐘即是具備萬年曆功能的行星時鐘,在鐘面上以地心角度,顯示日、月、木星在宇宙的相對位置,以及木星的四個主要衛星。時隔11年,萬年曆終於在腕錶中付諸實踐。

兩款新作Luminor Perpetual Calendar Platinumtech™(PAM00715)與Luminor Perpetual Calendar Goldtech™(PAM0072)分別採用鉑金與紅金貴金屬製作,最大特徵在於錶盤布局相對極簡,正面為時、分、小秒盤、兩地時間、日夜顯示、星期與日期顯示,萬年曆功能與動力儲存顯示則低調地放在錶底蓋,西元年份採非常規的四位數字顯示,也是一大特色。

 

Luminor Perpetual Calendar Platinumtech™萬年曆腕錶,Cal. P. 4100,自動上鏈,Platinumtech™錶殼(44mm),小秒盤與24小時顯示,星期與日期顯示,萬年曆,動力儲存3日,透視底蓋,防水50米,NT2,080,100,限量100只。

 

Vacheron Constantin  破除正裝與運動錶界線的萬年曆

江詩丹頓也是80年代後以萬年曆復興傳統製錶技藝的品牌,且與愛彼同有專攻超薄萬年曆的實力。1983年,江詩丹頓研發出第一款裝載於超薄錶的萬年曆機芯1120QP(Ref. 43031),並逐年優化至今,諸如Overseas超薄萬年曆,是將萬年曆此一古典優雅、較屬於正裝錶的功能融於Overseas運動錶的範例。另一只Overseas鏤雕超薄萬年曆更在去年獲得GPHG最佳日曆與天文錶獎,透過鏤雕工藝和透視底蓋,得以欣賞超薄萬年曆精妙的機芯,將運動錶推向上乘之作。

而為解決萬年曆需要較大動力、靜置後得手動調校日期的缺點,品牌在2019年發表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,機芯備有1.2Hz與5Hz兩組擒縱結構,腕錶靜置時,依然能仰賴前者的低震頻進行運轉,長達65天的長效動力,是品牌在萬年曆領域另一項創舉。

 

江詩丹頓先前於台北101專賣店舉辦的「製錶技術成就展」,展出萬年曆腕錶Ref. Inv. 12122(1994年)(右)。該錶款搭載1984年首度裝於腕錶的萬年曆機芯,以鏤空設計、精雕、萬年曆為特色,可於現行產品線的Overseas鏤雕超薄萬年曆(左)找到相似之源。

 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