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錶誌
Dec 09 , 2022
00:00

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
文/郭書吟  來源/各品牌、Fellows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  • 疫後藍天夢 飛行錶心選

從隨軍用簡明設計的飛行錶,和搭載GMT和世界時間功能的商旅用飛行用錶,在疫年間並沒有噤聲的現象,反而大鳴大放。 疫後解封商機已到來,航空業摩拳擦掌,準備收納載運一顆顆渴望再次飛向藍天、旅行異地的心。


一只今年8月出現在伯明罕斐樂絲(Fellows)拍賣行的珍罕拍品——1942年二戰期間朗格製供給德國空軍的飛行錶(A. Lange & Söhne WWII Luftwaffe watch),引起飛行錶迷和錶壇的討論,相較於現行多彩多姿飛行錶的鐘錶市場,重溫一回軍用飛行錶小史。

軍用推動製錶技術

拍品55mm錶徑奇大,類屬德軍制式飛行錶B-Uhren(Beobachtungs-uhren簡稱,英譯為observation watch或navigator’s watch,觀測和導航用錶)。B-Uhren包含Baumuster A和Baumaster B兩種面盤,A款簡潔,阿拉伯數字時標1至11,12點鐘三角形標誌。此拍品是B款,分鐘圈環繞小時圈,反映飛行員在空戰時對於分秒的精確度重於小時。

二戰期間為德國空軍製錶共五間錶廠:朗格、IWC、Laco、Stowa、Wempe,其中IWC是唯一供錶給德軍和同盟國的錶廠,也就是錶壇熟知、從英國皇家空軍RAF衍傳下來的馬克家族(Mark),至於供給德軍飛行錶則從隨最初55mm錶徑之名,改制46、43mm等錶迷暱稱「大飛」的Big Pilot大型飛行員系列。

戰爭向來是推動製錶技術大躍進的時期,因軍需軍用、量大又求精準,也是軍錶規格和技術沿用至今的原因。這只拍品反映當時朗格錶被徵召為「國家製錶隊」符合的軍規如:大洋蔥頭錶冠(讓戴手套的飛行員能方便調校)、55mm大錶徑、時標12變更三角形標誌、指針時標塗覆夜光物料、寶璣式游絲擺輪、錶殼鐫刻德軍識別碼FL 23883(FL為Flieger飛行員)、停秒功能、長錶帶(可將錶綁在袖套外)等。

8月份由伯明罕斐樂絲上拍的拍品。1942年,朗格製供給德國空軍的飛行錶,規格B-Uhren、Baumuster B面盤:分鐘圈環繞小時圈,分鐘刻度字也大於小時刻度,顯示空軍仰賴分鐘的精確度。

 

當飛行錶普及於「市」

讀到這裡,是否心存疑問,為何德國空軍用錶會在拍賣市場引起這麼大的討論?

比起同盟軍錶在二手市場的能見度,Luftwaffe軍錶非常罕見。因為德軍為軍人「配錶」並不是送給他們,而是「配給」,戰死沙場手錶自然歸於塵土,有幸全身而退,得將手錶繳回軍庫。這只拍品的已逝主人William Holyoake其實是個英國人,生於考文垂,曾服役英國皇家工兵部隊,據其家屬表示,腕錶應是他在戰場上取得的戰利品。

今日再看這只軍用飛行錶,同時對照男性瘋迷的IWC馬克家族,便能發現從功能至面盤,都是極簡的直覺性設計:大三針、大數字、大錶冠、夜光,善用長形、三角形、棒形等簡單幾何,設計出高識別度時標指針——戰場上分秒懸命,任何浮誇裝飾都是無用。

文後介紹的飛行錶,絕大部分都是從隨軍用飛行錶的簡明設計,你可能會覺得筆者鍾愛老派經典,我想引用《征服時間》鐘錶史家Dominique Fléchon形容飛行錶戰前戰後發展的區隔:「想像在戰爭期間是不合時宜的,功能性才是關鍵。經驗豐富的製錶匠都了解,當設計占了上風,技術就退居其後,但設計一旦定型,技術就可翻身。」簡明飛行錶外,非戰期間的市場,為拓展客群新添各色裝飾改良,如寶石鑲嵌、拆換錶帶和鍊節調整系統,縮小錶徑、面盤色彩越來越豐富的改款等(如百年靈Navitimer),都是飛行錶普及於「市」的表現。另有走上複雜功能和引進錶壇少用的專利材質,為飛行錶「換裝」的高價路數,例如Santos de Cartier鏤空錶、IWC大型飛行員系列結合經典萬年曆、IWC Top Gun採用沙色陶瓷和瓷化鈦金屬等,都是立基在抗衡地心引力的勇氣之後,表現製錶師的技術薈萃。

BreitlingNavitimer

Navitimer因是多國軍事和民航採用的首選腕錶系列,而成為傳奇飛行錶代稱。今年適逢Navitimer問世70週年,品牌追本溯源,與Navitimer催生者AOPA(航空業者和飛行員協會)宣布新合作。1952年,家族第三代Willy Breitling開發出Navitimer(航空計時器,navigation導航和timer計時器之合成字),提供飛行員平均速度、行進距離、耗油量、爬升率等數據的計算。兩年後,AOPA選擇百年靈飛行錶作為官方標配。初代版本在12點鐘裝飾AOPA標誌。

為AOPA打造的Navitimer 1955年等舊時年代的廣告。

2022年全系列推出3種尺寸:41、43、46mm,保留Navitimer經典元素如環形飛行滑尺、刻度時標、計時副錶盤等,12點鐘「翼狀」小翅膀標誌,是1954年百年靈成為AOPA官方時計時,品牌採印在12點鐘的標誌,經典重現,且應和市場潮流,全系列品項多達43款,有貴金屬、精鋼、錶帶、鍊帶等,除了黑白「熊貓面」簡明配色外,另有冰藍面、不同彩度綠色面盤、典雅象牙米白色面盤。

Navitimer B01 Chronograph 43,百年靈自製機芯01,自動上鏈,日期顯示,導柱輪計時,透視底蓋,動力儲存70小時,防水30米,C.O.S.C.,薄荷綠色錶盤皮帶款,NT272,000。

Alberto Santos-Dumont在1890年代與20世紀初進行多次飛船和各種飛行實驗。

他在1906年11月12日駕駛14-bis,在21.5秒時間內飛行220米。

CartierSantos de Cartier

Santos傳奇追溯自20世紀初,Louis Cartier為摯友、巴西飛行先驅Alberto Santos-Dumont親自操刀的「腕錶/手錶」。摯友提及開飛機時還得從口袋拿出懷錶讀時,相當不方便,Louis Cartier在1904年設計出一只以皮帶綁縛手腕的飛行時計,迥異於懷錶常見的圓形,他從艾菲爾鐵塔四角外型取材,轉化為四方錶盤,特意將螺絲零件外顯作裝飾,展現探向未來的工業感,是為卡地亞飛行錶之始,1911年第一批Santos(34.2x24.8mm)走向市售量產,問世迄今120年,是品牌以幾何形體鑄造經典的類屬。

2018年Santos de Cartier改款優化,錶圈線條延伸至錶耳,改制QuickSwitch快拆系統和SmartLink鍊節調校結構,推出貴金屬、貴金屬和精鋼的雙色款等不同尺寸,也發展出彰顯製錶技藝的計時功能和鏤空款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